罪住在我里面(罗7:20)

有一天购买东西时,走出百货公司门口之时发现员工少算了一件物品。怎么知道心里突然之间起了意念闪出告诉我,我并没有偷人的东西,是他们少算不关我的事,大公司卖的东西这样贵赚我的钱。 幸好后来还是乖乖回去告诉员工,他少算了我的物品。

可是我还了钱之后,我心里却变成沾沾自喜,因为我并没有贪心。 但其实细想上帝的诫命与律法时,发现其实我的内心早已经犯下了十诫中的最后一诫命 (出 20:17 不可贪恋人的房屋;也不可贪恋人的妻子、仆婢、牛驴,并他一切所有的。)。当我心里有一瞬间想就这样离开时,虽然最终并未行出,但其实内心已犯下了贪婪。

更可怕的是,我既然在回去告诉员工并付款后,心里却生出沾沾自喜夸自己诚实,心里生出了骄傲的罪。不禁想起正如经上所说:“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 (罗3:10)

正如主所说的,罪就住在我里面(罗7:20)。 因为从里面,就是从人的心里,发出恶念、淫乱、偷盗、凶杀、奸淫、贪心、邪恶、诡诈、放荡、嫉妒、毁谤、骄傲、愚妄;这一切恶事,是从人里面出来的,都能使人污秽(可 7:21 -23)。

感谢主赦免我这罪人,为我的罪孽钉死在十字架上,使我能成为圣洁上帝的儿女。上帝爱世人,甚至把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Armageddon哈米吉多顿

Armageddon哈米吉多顿

在启示录,我们看见有一场的战争发生在哈米吉多顿【启16:16那三个鬼魔(或译:污灵)便叫众王聚集在一处,希伯来话叫作哈米吉多顿。】

Armageddon(Har-Megiddo)希伯来话叫哈米吉多顿(启16:16)。希伯来文 Har 的意思是山,而 Megiddo 米吉多就是记载在旧约中以色列以北的地方(亚12:11、代下35:22、王下23:29-30、士5:19-21)。

要明白哈米吉多顿之战的意义,我们必须仔细看旧约中的Megiddo米吉多所发生的事件,因为使徒约翰在启示录中所看见的异象是充满着大量的旧约预表、图像、隐喻、象征等等

(一)在(士5:19-21)的米吉多事件,逼迫上帝的百姓与上帝为敌的迦南君王在米吉多被上帝的军队击败。

(二)约西亚王因一时不顺服主的命令去敌对上帝的军队,而最终被击败与死亡在米吉多(代下35:22、王下23:29-30)。为此犹大和耶路撒冷与先知耶利米都为约西亚王的离世而大大悲哀(代下35:24-25)。

(三)在(亚12:11)旧约圣经最后一次提到Megiddo米吉多时,预言敌对上帝的耶路撒冷会把基督扎了(就是把基督钉死在十字架上 参:亚12:11、约19:37、启1:7),那些爱上帝的子民也必因基督被扎而大大的悲哀(亚12:9-14、启1:7),如米吉多平原之哈达临门 的悲哀,而上帝的救赎计划将透过基督的死得胜(亚13:1)。

从旧约的模式来诠释启示录的哈米吉多顿战争时,我们能够看见旧约时代的米吉多征战是预表着那属灵战争,就是敌对上帝的人与上帝的子民的争战(启16:16)。圣经也不乏一直提醒信徒需要随时预备受敌对上帝之人或国所带来的逼迫(太5:10-12)。

无论旧约或启示录的记载,最后的这场战争的胜利者是属于上帝、基督与主百姓的(启17:14、19:14-21)就像旧约中的记载的一样,上帝必击败一切敌对祂与祂子民的仇敌与势力,祂的救赎计划也必定得胜(士5:19-21、代下35:22-25、亚12:9-13:1)。

系统神学、圣经神学、释经学

从前皇帝下了一道很长的圣旨要三位大臣与官吏们一同执行。后来三位大臣意见不合,就各自起了争执。

第一位大臣就说,要明白皇上的旨意必须要系统性的研究所有皇上颁布的圣旨,把当中的总原则与精神找出来,才能完成皇上的心意。

第二位大臣听了之后,不满的说道,要明白皇上的旨意必须看皇上从开国以来到至今,皇上在历史中的救赎作为与一切言论,方才不解错皇上的心意。

第三位大臣听了之后,洋洋得意的说,要真正明白皇上的意思更需要依靠他,因为他精通皇上的文辞、文法,文格,唯有他才理解皇上字里行间的意义。

其它的官吏听见三位大臣的争论后,也争先恐后的说他们才是最理解皇上的人。

原本一道圣旨是为了让三位大臣与百官一同商榷执行,后来却变成互不相让。你想皇帝知道此事后,态度是如何?

真是哇哈哈,读者不可当真也,孺子笑傲江湖也。

什么是改革宗神学?

我对改革宗神学的反省

1. 什么是改革宗神学(简称归正神学)?
改革宗神学是源自改教时期,回到唯独圣经、唯独基督、唯独恩典、唯独神的荣耀、唯独信心(因信称义)的精神、原则与传统。在改教时期,改教家们如马丁路德开始了回归圣经、基督、因信称义、和恩典的原则与精神。后来加尔文延续了整个改教运动, 把圣经的教导(后人称为:改革宗神学)清晰地表达出来。改革宗神学所继承的传统来自加尔文,可追溯到教父奥古斯丁,甚至是比奥古斯丁更早的使徒们的教训。

改革宗神学并不属于任何一个宗派,而是一个忠于圣经的神学。在不同的宗派里,例如:灵恩派、浸信会、圣公会、长老会、卫理公会当中都有认同改革宗神学的牧者与信徒。改革宗神学的内容并不仅仅是加尔文五大要点。加尔文五大要点是针对后来荷兰教会在1619年时面对亚米念神学重新解释圣经教导的预定论所提出来的五大反驳。加尔文五大要点只是改革宗神学传统中的一部分教导。能够比较全面性地表达改革宗神学的内容是1646年在英国由121位牧师,30位国会议员及8位列席的苏格兰代表经过三年的讨论,写成的《韦斯敏斯德信条》、《韦斯敏斯德大要理》与《韦斯敏斯德小要理》Westminster Confession of Faith, Larger and Shorter Catechism 。受苏格兰与英国改革宗影响的改革宗(后也影响了美国长老会)大多都采用了《韦斯敏斯德信条》、《韦斯敏斯德大要理》与《韦斯敏斯德小要理》做为他们改革宗神学的信仰告白。 而受欧洲的改革宗影响的改革宗则是接受三项联合信条Three Forms of Unity:《比利时信条1561》、《海德堡要理问答1563》以及《多特信经1618》来表达他们的改革宗神学传统。

改革宗神学也被一些改革宗教会称之为圣约神学。因为改革宗神学强调旧约与新约的连贯性、延续性与统一性。虽然旧约与新约的执行与表达方式不同,但圣约神学从圣经中明白旧约与新约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共享并建立在同一个恩典的应许上)。基于对新旧约之间关系的理解,改革宗神学从圣经中看见今日的教会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是上帝的以色列,是属上帝的国度,是上帝的子民。凡上帝在旧约中所应许的,今日部分的应许已经借着基督应验在教会中,将来基督再来之时就是上帝向祂的子民履行所有在新旧约中的应许与承诺之时。也基于我们对新旧约的了解,我们坚持新约的洗礼乃是取代与延续旧约割礼的记号与印记,而新约中的圣餐则是取代与延续了旧约中逾越节的筵席。无论旧约中的信徒或是新约的信徒都是借着约中的恩典被因信称义(罗4:9、加3:8)。新旧约的信徒都是借着信靠主所应许的那要来的后裔(创3:15;加3:16;创17:7-8)获得救恩(罗4章,加3:6至29)。

2. 是否只有改革宗神学才是对的,其他神学则是不对的?
改革宗神学的基础来自无缪与无误的圣经(圣灵上帝的特殊启示)。世上没有任何神学能解释圣经像圣经本身一样无误与无缪。但自从改教500年 以来,改革宗神学在重要的基础原则上并没有在圣经的审核之下发现与圣经有任何冲突之处。这500年来改革宗神学在各个不同宗派的贡献以及彼此的切磋之下得到延续并有了更深入的发展。

改革宗神学的牧者与信徒都深信改革宗神学是目前最完备、整全的圣经真理的神学教导。我们不敢自称改革宗神学是无误的,因唯有圣经是无误的。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抱着谦卑的态度向其它不同神学宗派学习、切磋并竭力的回归圣经直到主来。

3. 改革宗神学 对在哪里?
改革宗神学在其精神上,愿意竭力的回归圣经、相信圣经并顺服圣经,并把她自身所有的神学解释、哲学、伦理、心理学、社会学等等都回归到圣经中。改革宗的精神是所有的神学必须是建立在正统的释经exegesis 之上,并容许运用圣经的总原则来审核一切的世界观、价值观与人生观。例如:改革宗神学从圣经中看见成功神学的偏差与极端,因为成功神学并没有严谨的考量全本圣经中对苦难、贫穷、病痛以及灾难的解释。圣经从来没有保证信主的人就一定能借着信心与行为来发财或病得医治。改革宗神学在研讨圣经全部的教导时明白上帝在特殊情况下(在祂的美意之中)容许跟随事奉祂的人落入贫困、病痛、灾难与逼迫。所以改革宗神学是以整体圣经的教导来审核任何的神学论点并确保其论点是符合圣经中圣灵所启示的。改革宗神学同时也关注圣经中的历史救赎启示,因为圣经的启示是渐进式 progressive的。神在不同时代里启示的作法虽有不同,但能够看见神在不同时代的启示背后的原则与精神却从始至终都是一致的。

4. 为什么要在教会推行 改革宗神学?
所有主耶稣的教会必定愿意像使徒们与先知们一样忠于上帝的话语(圣经)。如果改革宗神学是更完备、更清晰、更谨慎地解释圣经,那么爱主的儿女在基督里组成的教会就必有希望能更好得在圣灵的引导之下把自己的理性降服在圣经的真理之下并被真理所引导。主基督的教会若是渴慕真理,也必会愿意竭力从圣经里圣灵不变的启示中追求认识上帝并且认识自己。被圣灵引导与充满的教会也必定像使徒时代的教会一样竭力回到圣经中考察所领受的一切教导(徒17:10-11)。教会在推行改革宗神学的当儿也不可忽略其他的责任与义务,教会也应该竭力运用圣灵所赐下的恩赐、才干与智慧来进行辅导、关怀、怜悯、团契、传福音、宣教、社会关怀、祷告、崇拜、门徒训练、儿童青少主日学等相关事工。改革宗教会也应当谦卑地向其它宗派的教会学习他们事奉的精神与方式。

5. 推行 改革宗神学 的教会與其他教会所用的神学有什么分別?
● 对圣灵恩赐的谨慎运用,并知道任何从圣灵所得的个人亮光illumination与感动都应当回归到无误的圣经中来审核。当教会如此行时,就能避免教会被一些人带领偏离真理。改革宗神学对这个时代里方言与预言等特殊恩赐的运用持谨慎态度并明白圣经启示的权威性与永恒性。笔者在改革宗的大家庭里并不是特殊恩赐终止论者(虽然有许多改革宗牧者是属于特殊恩赐终止论者),笔者认为圣经并没有指明上帝要结束所有一切特殊恩赐。一部分的改革宗牧者们可能是接受一些特殊恩赐例如方言、预言、医病等因启示的完毕而终止。虽然笔者不是特殊恩赐终止论者,但笔者与众福音派的弟兄姐妹(包括改革宗的大家庭内),坚定相信早期教父们所一致宣告的,即受圣灵启示默写圣经的先知与使徒职份已经结束,如今的福音与圣经是不可加添也不可减少的(加1:8-9)。而且笔者坚守一切信仰宣告都必须接受圣经的审核,因圣经是信徒生命中的最高权威。

● 教会对圣经中新旧约的应许与盼望有清楚的认识,明白今日教会在基督再临那日所要继承的是什么。明白上帝并没有向以色列信徒与外邦信徒采取不同的计划。在新旧约中信主的外邦人都同为亚伯拉罕的子孙,是上帝国的子民。大多数的改革宗牧者都接受旧约与新约所属同一的本质,所属同一个上帝赐予百姓的恩典之约。 虽然旧约与新约所属同一的本质,但我们也意识到旧约与新约时代中有不同的做法。

● 清楚明白教会为何要让婴孩受洗。基督徒的孩子是上帝让他们生在属于约里的家庭,因此父母有义务把新约的记号与印记自小给予他们,并教导他们上帝是他们的上帝,基督是他们的救主(弗6:4,申4:9-10)。

● 明白在领受圣餐时,基督复活的荣耀之身如今是坐在天父上帝的右边执掌万有。所以领受圣餐时,饼依然是饼,酒依然是酒。饼与酒并没有因此在圣餐之中产生任何变化。虽然基督如今在天上的宝座,但祂透过祂的圣灵Holy Spirit与祂的圣言Word 在圣餐座前亲自地喂养每一位信徒。牧者是基督使用的仆人来宣告圣经的话语并透过祷告带领信徒谦卑地来到圣餐座前领受基督亲自的喂养。

● 明白与认识我们的救恩完全是出于上帝恩典的拣选,所以我们在上帝面前没有任何可夸耀的。我们对圣经所拥有的理解与信心也是上帝的圣灵赐予我们的,是白白的恩典。当我们清楚明白什么是白白的恩典时,便能够明白何谓上帝的主权与恩惠(世人按着罪受审判的刑罚是公义的,能够信主得赦免是出于上帝自己的怜悯 (罗9章),我们得了我们不配得的救恩。)

● 在约中明白律法与福音的关系,以及基督徒为什么还需要在新约中遵守律法。基督徒是如何不再被律法定罪(罗4:7-8,8:1;约3:18,5:24),以及律法在新约与旧约中所扮演的角色。正确明白律法在约中的角色能避免基督徒陷入两种极端:成为律法主义者或成为无律法主义者。

● 明白与认识我们应当以圣经中上帝所启示的方式来帮助那些陷入罪恶、苦难、忧虑等的基督徒,学习懂得如何智慧地在圣灵引导之下使用圣经来帮助信徒并辅导他们。包括如何来进行婚姻辅导,如何帮助那些陷入忿怒、忧虑、淫乱、同性恋等罪恶的信徒们。在基督徒被罪恶压伤之时给予他们安慰、劝勉、责备、鼓励与盼望,扶持他们过上帝所要求的圣洁生活。

● 在圣经赐予的教会监督体制(长老制度)之下,能够更稳定地来管理教会。新约的教会都是由一群长老所监督管理的。在长老的体制之下,能够防止被独一牧者用独裁的方式来管辖教会。

● 认识改革宗前提护教法 ,并将其与传统证据派的护教方式classical evidential apologetics结合起来抵御世俗哲学或抵挡上帝任何领域的理论。认识圣经中的知识论epistemology ,并在这抵抗上帝的世界中勇敢地为主做见证。改革宗神学的精深能帮助信徒抵御今日许多不信圣经无误的新派神学与新正统神学的侵蚀。

● 改革宗神学, 由约翰傅兰姆John M Frame 所提倡的伦理学能够帮助我们在现今世界中懂得如何来作出伦理判断。圣经律法的规范normative perspective、圣经里具体处境个案中律法使用的规范situational perspective与圣经内心律法的规范existential perspective如良心、动机、内在光景等等,都是以从不同角度看圣经中律法的精神与原则来对万变的伦理课题提出适当的伦理应用。这多角度的方式能防止教会草率地妄下定论,而必须回到圣经中探讨其中具体的原则与精神并如何在今日社会中被应用来荣神益人。更不可或缺的就是要带着主的智慧、慈爱与怜悯的心,去对待那些因软弱而无法达到主的诫命要求的弟兄姐妹。

● 能防止教会陷入一些抵挡上帝的世俗心理学。许多世俗心理学的理论背后都否定了上帝、罪恶与救赎的存在及需要。改革宗从圣经中明白上帝的话语与圣灵是合神心意的教会辅导方式。改革宗所提倡的圣经辅导,是尝试建构符合圣经的辅导方式与方法并以怜悯、爱心、智慧与信心来帮助信徒。

6. 如果 改革宗神学 是不对的,那我们怎么办? 作为教会怎么办?
笔者深信改革宗神学是所有神学派别与传统中最稳固、扎实与符合圣经教导的神学。改革宗神学的精神是教会不断的更新归正Ecclesia semper reformanda 。教会都必须降服在圣经的权威之下来审核我们所继承的神学与传统,并容许圣经来纠正、更新我们任何不对的神学观念。


  1. 注:改革宗神学其实是追述至早期教会的教父奥古斯丁(主后354至430)。改教家马丁路德与加尔文都是延续了奥古斯丁的神学。
  2. 一些近代的改革宗神学家的贡献有,例如:贺智Charles Hodge, 巴文克 Herman Bavinck与伯克富 Louis Berkhof的系统神学, 范泰尔Cornelius Van Til 的前提护教学,霍志恒 Geerhardus Vos , 巴刻J I Packer,毕尔G K Beale 的圣经神学, 亚当斯J E Adams 的圣经辅导学,慕理 John Murrary 和罗伯特森Palmer O Robertson继续从圣经中发掘的圣约神学,傅兰姆John M Frame 所提出和教导的三視角主義的基督教伦理架构(Tri-perspectivalism framework for christian ethics),普卓思Vern Poythress 的神学与科学,神学与社会学。(注:还有许多重要的神学家没有列在其中)
  3. 相同的信仰立场、相同的前提假设、同样的敬畏爱主,为何又会产生不同的神学关注?可能因是,虽然是一位圣灵的启示与引导,然而不同的时代、不同环境、不同处境、不同民族国界、不同文化、不同教会传统 以及不同的经历、不同的感受、不同的负担、不同的释经角度、不同的解经方式、对圣经理解的不同程度等等,这些都造成每一个人的神学的独特性 uniqueness。虽然只有一个默示的原本“圣经”original,一位圣灵的启示,即使在相同的教义范围之下,也都产生出了不同的表达方式、反省与应用。 这种 一oneness与 众diversity 的现象不只是在神学,在世界中也能看见。这现象可能也在悄悄地反应出我们三一主的三一属性。即使是一位圣灵的启示,然而也因人的有限与差异,所以在尝试理解圣经时又无法表达出完整的多元与合一,而产生出了神学与神学之间的不同。也因信徒依然有罪住在我们里面,所以信徒之间的信心、顺服与接受启示的程度都有不同。唯有无限的三一神,能知道、明白、表达出我们力求得到的一与众的完美神学。所以在相同的改革宗神学立场下,在不违背圣经所启示的福音与原则基础上,若有不同神学意见时,当存谦卑温柔之心彼此尊重。
  4. 注:不是所有的改革宗牧者都会采取Van Til 的前提护教法。
  5. 注:不是所有的改革宗牧者都会采取John M Frame 的伦理学方法论。
  6. 虽然Ecclesia semper reformanda 此口号应该是新正统派的karl Barth 先提倡出来的,但我们可以小心的使用来提醒教会必须不断回到圣经中做审核、更新与自我检讨。后来一些趋向 新派神学的改革宗教会常用这口号来鼓吹离开使徒们所传的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