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疫苗是兽的印记?

最近我听见一位老师说不能打疫苗,因为那是兽的印记(启13:17) 。 这老师认为现在全世界的人都在打疫苗,所以他认为这是兽的印记(启13:16)。他说任何打这疫苗(有这兽印记)的人将来将受痛苦,昼夜不得安宁(启14:11),活活的被扔在烧著硫磺的火湖里 (启19:20)。

若有机会,我会对这位老师说:首先,兽的印记是在右手或额上,而我的疫苗是打在左手。 任何疫苗也从来不打在人的额上。

第二,额上或右手没有兽的印记的人都不能作买卖(启13:17)。目前打疫苗并不是强制性的,不打疫苗的人都仍然可以正常作买卖。

第三,(启16:2)记载拥有兽的印记的人是不敬拜主耶稣而去敬拜那兽的像。基督徒打了疫苗后依然是坚信与敬拜天父与主耶稣(启5:13),也拒绝敬拜任何其它。所以疫苗并不是什么兽的印记。

第四, 启示录与使徒保罗让我们看见神的子民的额上都有神的印记。(启7:3、9:4)我们的肉眼看不见这神的印记因为它是属灵的印记。今天我们这些信主的外邦人是亚伯拉罕的后裔 (加3:7、3:29),也因着相信基督拥有圣灵的印记(弗1:13)。若是我们这属主的人拥有肉眼看不见的圣灵的属灵印记,那么我们为何要认为兽的印记不是属灵的?难道兽的印记不能是属灵的,肉眼看不见的,而非要是那外在的,看得见的疫苗吗?

总而言之,我不相信疫苗是兽的印。其实几乎每个人从出生到现在都打了无数的疫苗。求主赐我们智慧。